林先生的花式调数po


发布时间:2023-09-06      来源:互联网

渤海之滨,高朋满座。2023年9月1日至9月3日,第十九届中国汽车产业发展(泰达)国际论坛(简称“泰达汽车论坛”)在津举办。本届论坛的年度主题为“高质量 新未来”。9月2日论坛进入中期议程,为构建好行业先锋与媒体大众之间的沟通桥梁,促进智库建言落地有声,会期特别组织了媒体专访环节。苏州国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肖佐楠接受中国新闻周刊、AI汽车制造业、汽车总站网和中国汽车市场四家媒体群访。本次采访围绕智能车产业,就全社会关心的“中国芯”问题展开企业与媒体的对话。

肖佐楠首先对媒体关心的芯片技术“卡脖子”问题以及国芯科技在此方面有何优势进行了回应。肖佐楠坦言:“过去一年以来,到目前为止卡脖子的芯片产品,特别是在车身这块总体有一些缓解,但像动力、底盘以及自动驾驶,特别在中高端的MCU、DSP、驱动、智能传感器、信号链、自动驾驶高端SOC等品种,国产芯片仍然处于起步阶段”。他表示,国产车规芯片是一个需要立足服务国家产业发展,秉持长久发展战略去解决的问题,并提出三点建议:一要紧贴客户,提供周到的技术服务和支持,二是要精准定义产品。三要在产品开发上下“狠”工夫,包括产品及生态建设方面的投入。

肖佐楠进一步阐释自己的观点,他认为要应对芯片技术卡脖子问题,需要在产品质量、深度和广度三方面进行拓展,更需要整个产业链形成一个联合的创新体。下游紧扣上游,供应紧跟需求,在产业政策角度紧扣“创”和“用”两个中心,支持优秀千里马公司随时进入芯片赛道,为产业注入蓬勃生机,鼓励有创新力和有产业应用规模的公司加速发展。肖佐楠预言:“未来两三年,汽车产业特别是芯片产业将面临非常残酷的竞争。”基于此,国家政策方面应当鼓励兼并重组,形成合力,只有这样才能在中国汽车产业走向世界舞台的中央过程中,很好发挥国产芯片的支撑作用。

肖佐楠介绍,国芯科技二十几年来一直聚焦自主嵌入CPU研发和产业化,坚持走国际主流架构兼容与自主发展相结合的道路,在开源上CPU架构上形成了PowerPC与RISC-V优势互补,到目前为止已有8种40多款的嵌入式CPU提供给客户使用,基于CPU方面形成的技术积累和优势,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进行微架构定制、指令扩展,从而获得更高的成本及能效比。在汽车电子芯片方面,公司前后历经近10年的时间,2018年实现了国产汽车电子车身控制32位MCU上车应用国内“零”的突破,并为国芯科技布局车规MCU奠定扎实的技术基础。公司最先实现国产发动机控制芯片、安全气囊点火芯片 “零”的突破。迄今为止,在车规MCU、DSP、驱动、信号链和传感器等技术方向上都有积累,已在汽车车身和网关控制芯片、动力总成控制芯片、域控制芯片、新能源电池管理芯片、车联网安全芯片、数模混合信号类芯片、主动降噪专用SoC芯片、线控底盘芯片、仪表芯片、安全气囊芯片、辅助驾驶处理芯片和智能传感芯片等12条产品线上实现系列化布局,积极拓展汽车电子芯片产品的宽度和深度,2022年量产销售规模已经达到400万颗,相关芯片已应用在比亚迪、长安、奇瑞、上汽、东风等10余家主机厂的几十个车型中。

频频取得技术突破,逐渐解开了无芯可用的近忧,然而,在国际市场上自主芯片依旧面临发展阻碍,对此,肖佐楠也表达了自己的远虑,他说:“相比国外的汽车电子芯片我们起步还比较晚,即使我们在某一点上是单打冠军,都无法与国际上这么多年产品应用和产品线积累这么丰富的公司形成正面竞争的局面,我们应该正视这个问题。”采访人员进一步问到,短期是否有应对的解决方案,肖佐楠重申,一定要“在产品开发上面向汽车产业变革发展的需求来做我们的产品,充分满足客户产品更新换代和迭代的需求。”立足当下,面向未来,肖佐楠充满信心,他说:“就过去国产芯片发展的历史来看,一个行业当国内主机产业做到了自主定义产品或者引领产业发展,国产芯片就一定有一席之地,只要我们真正的贴近客户,做完全满足客户需求的产品,有足够的韧劲,我们的春天一定会来的”。

谈及当下,如今车载芯片有什么值得我们关注的演进趋势。肖佐楠说道:“不仅在汽车产业,未来几十年的发展都是向着人工智能、机器智能方向发展……”实际上也就是怎样解放人,极大提高生产力,让人成为真正自由的个体。机器智能化是技术演进的结果,是汽车发展的必然。肖佐楠相信:“在未来几十年发展变革中,如果谁能够把握好节奏,紧贴用户和产业的实际需求,就可能占据比较好的发展地位。”

采访人员追问道:“在您看来,国内芯片比如设计、制程水平,车规级方面与国外大概有多少年代差?什么时候能迎来扭转的时机?”肖佐楠从域控制器和高算力单元两个方面展开分析:在域控制器方面,国内芯片设计和工艺制程水平已经基本与国外同步,问题在于产品的丰富度和产品成熟度,这可以通过产品的不断规模化应用来追赶;而在高算力方面,也就是包含自动驾驶、智能驾驶在内的发展瓶颈是更大的挑战,因为要面临巨大的人力投入、硬件投入和工艺水平提升成本,而国内企业规模与外国企业相比相对较小,怎样让企业在不断持续投入中努力形成正循环是未来一段时间内需要重点思考的问题。

在采访的最后,肖佐楠再次呼吁国内芯片企业和车企“深度绑定”。他指出:技术服务贴合实际需求,发挥国产芯片的自身优势,为客户提供价值,让客户先“赢”,自己才“赢”,在建立客户信任基础上,面向客户产品更新换代和迭代的机会,始终以学习者和攀登者的姿态出现在客户面前,形成与客户良好互动及联合创新的局面,才能真正扎牢和站稳市场,并立于不败掌握竞争主动权,是一条比一味抱怨外部势力的围堵更有建设性的思路。让车企从内心愿意选择国产芯片,以实力迎来一场国车与中国芯的“双向奔赴”,这是行业共同期盼的美好愿景。



Clicky